#野史谣言我来辟# “斩颜良诛文丑”能说明关羽英勇吗?

京剧《甘露寺》中乔国老有这样两句著名的唱词:“他(刘备)有个二弟汉寿亭侯,青龙偃月神鬼皆愁。白马坡前斩颜良延津诛文丑,在古城曾斩过老蔡阳的头。”多年来,“斩颜良诛文丑”形成一个固定词组,专门用来形容关羽作为一名武将,善用青龙偃月刀英勇杀敌的英雄形象。

作为戏言未尝不可,事实却并非如此!

一,“诛文丑”史无记载,文丑是在万马军中被杀的,史书没有指定是谁。

《三国志.魏书.武帝纪第一.曹操》记载:

绍骑将文丑与刘备将五六千骑前后至。诸军复白:“可上马。”公曰:“未也。”有顷,骑至稍多,或分趣辎重。公曰:“可矣。”乃皆上马。时骑不满六百,遂纵兵击。大破之,斩丑。

《三国志.蜀书.关张马黄赵传第六.关羽》记载:

绍遣大将颜良攻东郡太守刘延于白马,曹公使张辽及羽为先锋击之。羽望见良麾盖,策马刺良于万众之中,斩其首还,绍诸将莫能挡者,遂解白马围。

从以上两段记载可以看出:

首先,文丑是在乱军中被杀的,“斩丑”二字前无主语,究竟是谁杀的文丑,不知道;

其次,文丑和颜良齐名,一个级别,关羽斩颜良交待得很清楚:

起因:颜良攻白马;

派遣人:曹操;

被派遣人:张辽和关羽;

具体情节:羽望见良麾盖,策马刺良于万众之中;

后续情节:斩其首还;

对方反映:绍诸将莫能挡者;

结果:遂解白马围。

如果关羽又斩文丑了,为何只字未提呢?

二,“斩颜良”是执行命令、奉行指令、实施计策。这个“计策”是荀攸出的,曹操下令执行的。

这里,首先应该肯定的是谋士荀攸。

《三国志.魏书.武帝纪第一.曹操》记载:

夏四月,公北救延。荀攸说公曰:“今兵少不敌,分其势乃可。公到延津,若将渡兵向其后者,绍必西应之,然后轻兵袭白马,掩其不备,颜良可禽也。”公从之。------。使张辽、关羽前登,击破,斩良。遂解白马围。

《三国志.魏书.荀彧荀攸贾诩传第十.荀攸》记载:

后从救刘延于白马,攸画策斩颜良。

从以上两段记载可以看出,“斩颜良”这一大功劳,记头功的应该是荀攸。分析荀攸出的这个计策,相当周密,非常高明:

正视我方劣势:兵少不敌(我军兵少,难以对抗袁军);

采取对策:分其势(分散敌人的兵力);

具体措施:(先)到延津,若将渡兵向其后(做出要渡过黄河,断敌后路的样子);

预见:绍必西应之(袁绍必然分兵向西应战);

下一步棋:轻兵袭白马(以轻骑兵突袭白马);

此计的理论根据:掩其不备(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;声东击西);

最后必然达到的结果:颜良可禽也(这样可以擒获颜良)。

其次是曹操。曹操听了荀攸的建议后,《三国志》用了三个字记载:“公从之”。后来,曹操在是否撤军问题上征求荀彧的意见,看了荀彧的意见后,也是“公从之”。

参谋出的主意再好,主帅没有慧眼,认识不到,不去积极贯彻执行,等于没说。

在这方面,《三国志》里记载袁绍对待谋士们的意见时,不是“不听”,就是“不从”:

郭图劝说袁绍把献帝迎到邺城,“绍不从”;

沮授劝袁绍“大封子孙必遭灾祸”,“绍不听”;

袁绍遣颜良攻白马,沮授谏“颜良虽骁勇不可独任”,“绍不听”;

文丑被斩后,沮授劝袁绍打持久战,“绍不从”;

沮授谏“蒋奇配合淳于琼”,“绍复不从”等等。

一再列举袁绍这些例子,在于衬托曹操的“纳谏入流”。

其三,斩颜良,张辽功不可没。

曹操在运用这一计谋的过程中,有个细节不容忽视:

“使张辽、关羽前登”。

请注意,张辽的名字排在关羽之前。

这说明,突袭白马这一战的“先锋官”,以张辽为主,关羽为副。

甚至,连个“副”字也不给,就是张辽手下一个兵,让你去冲锋陷阵的。

道理很简单,关羽是刚来的“降将”,不客气地说,还是个“俘虏”的身份。这样的身份,让他去,启用他,已经够高抬他了!

所以,白马之战斩颜良,张辽也是功不可没的。曹操是让他配合、监督关羽的。曹操对关羽这个刚来的“降将”,是有一个考验过程的。曹操给关羽上下、左右都设置了“套”。关羽只能进,不能退;只能胜,不能败!使假力,反水,张辽随时可以把他拿下来!

总结以上情况得出结论,关羽诛文丑子虚乌有,关羽斩颜良是当了个工具!

曹操、荀攸、张辽“领导班子”设置的方案,天衣无缝,一般大将去了都会取胜。没有关羽,仅张辽足以能够拿下。启用关羽,倒是给了关羽一个机会。

话又说回来,启用关羽,是曹操的必然。是曹操多年一贯的“唯才是举”“海纳百川”的用人路线决定的。这样的路线启用的人才也必然不会是熊包,只会是英雄!

最后想说,本文否定了关羽“斩颜良诛文丑”,是不是就要对这一说法持反对态度呢?不是。

对于关羽被俘之后,身居曹营的情况,《三国志.蜀书.关张马黄赵传第六.关羽》仅用四个字记载:“礼之甚厚”。

究竟“厚”到什么程度?人家陈寿一个字没说!

聪明的罗贯中一看有机可乘,展开丰富的想象力,浓墨重彩,大加虚构,什么“共处一室”“小宴三日大宴五日”“送美女”“赠战袍”“送战马”等等等等,既合乎人之常情,又填补了《三国志》的不足,更由于小说这种文艺形式贴近人民生活,所以才使关羽的英雄形象、高大形象家喻户晓人人皆知!但这不是坏事,恰是好事,因为她体现了人民群众的愿望,反映了民心所向。所以,大可不必对这一说法彻底否定!

关羽张辽颜良曹操斩颜良发布于:河南省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