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构加大外卡POS机投放力度 “大额刷卡”费率高堵点何解|境外来深支付观察③

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 曹媛 深圳报道

“部分香港人觉得开通支付宝、微信的支付功能比较麻烦,所以他们习惯用现金或者刷卡,但有一些商家并不支持使用万事达等外币银行卡。”经常保持深港两地往返的香港市民Eddie此前告诉记者。

国内外支付方式存在差异,大多数来华人员仍然习惯于通过刷卡或者现金方式支付,而国内支持刷外卡的POS机普及率不够,来华人员面临着较为严重的“支付壁垒”。

中国银联深圳分公司相关人士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表示,就深圳地区而言,在各通关口岸相应的商圈,如罗湖口岸、莲塘口岸、福田口岸和深圳湾口岸等,现金、银行卡、手机PAY和二维码等支付方式均较为便利。在市区港人晓飞较为集中的商圈,如山姆、金光华等,银行卡、手机PAY和二维码等支付方式广受港人青睐。

为解决境外来华人员支付不便的问题,央行提出了“大额刷卡、小额扫码、现金兜底”的方案,其中“大额刷卡”便是针对完善境外银行卡受理环境,央行组织摸排辖内商户外卡受理情况,会同商务、文旅等部门划定重点商圈、机场、火车站等主要涉外场所,指导商业银行、支付机构加快推动重点商户开通外卡受理。

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走访观察到,深圳各机构近来都加大了外卡POS机投放力度,深圳重点场景中外卡POS机覆盖率逐渐提升。提高商户使用外卡POS机意愿、降低商户外卡收单费率是目前各方共同重点推进的工作。

扩大外卡POS机境内适用范围

去年的一项关于提升入境人士境内支付便利度的调查显示,除涉外酒店,很多消费场所没有配备外卡POS机,餐饮业几乎都是扫码支付,这让境外游客感到非常不方便。其中,境外游客最希望使用刷卡和现金支付。然而,401家被调研商户中安装外卡POS机的仅有183家,占比不足一半。2022年,我国联网POS机具数量规模同比下降8.7%,为多年来首次下降。

2023年,万事达卡也开展了一项重点商圈外卡(即国际支付银行卡)调研,在北、上、广、深四个城市,零售餐饮商户的外卡受理覆盖率不足四成;非接触式“拍卡”商户覆盖率不足三成。

为解决外卡受理难题,最直接的措施便是增加外卡POS机,提升外卡收单业务。早在2022年11月,罗湖与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共同签署《共建“深港消费金融高质量发展示范工程”合作备忘录》,提到探索率先在罗湖进一步扩大外卡POS机境内适用范围,例如在接待境外旅客的辖区酒店或大型商圈,可以直接使用POS机接受境外卡支付结算。

据了解,平安银行目前已支持VISA、Mastercard、JCB、American Express和Diners Club五个国际卡组织的外卡受理,同时正在加速拓展境外银行卡受理商户,在重点地区、主流场景加速覆盖。

外卡收单方面深度布局的支付公司拉卡拉,也在持续投放具有外卡受理功能的POS终端。据介绍,拉卡拉与 Mastercard、Visa、American-Express、Discover&Diners、JCB等国际主流卡组织全面建立合作关系,当前外卡受理业务已经拓展至全国197个城市。2023年,商户外卡总交易量高速增长,超2.5亿元人民币,达到2022年的近8倍。 

 便利关口应前移向重点涉外场景

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调研发现,“广撒网”式地布局外卡POS机并不现实,部分商家刷外卡境外人士较少,外卡POS机使用频率低,因此需要将便利关口前移,在境外人员重点支付场景配置外卡POS机,如重点商圈、机场、火车站等主要涉外场所。

例如,深圳机场是大多境外人士来深的“第一站”。据统计,仅在2024年春节期间,深圳机场保障国际客运航班超1000架次,出入境旅客近15万人次。

记者从深圳机场方面了解到,目前,机场商圈内商户和酒店通过外卡POS机配置,实现Visa、MasterCard等外卡支付受理覆盖率超90%。同时,已实现支付宝、微信支付方式100%全覆盖,外卡绑定的移动支付可直接进行扫码消费。

(图源深圳机场)

另外一方面,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发现,小商户群体因为成本问题,对POS设备投入意愿不足。基于此,一些支付公司也在研发成本更低,更适应境外游客的外卡POS产品。

例如,拉卡拉研发的softPOS产品,司机导游、出租车等场景通过NFC安卓手机安装软件应用即可支持银行卡收款,手机就能当POS机刷外卡。据悉,该产品还可提供softPOS SDK融入智能安卓、鸿蒙生态的设备,例如大屏点餐机、自助贩售机等。再如,为开展外卡收单业务,通联支付也推出了具有“一拍即付”功能的智能POS终端。

针对外卡刷卡、NFC非接触式“拍卡”在国内商户覆盖不足等问题,中国银联深圳分公司相关人士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表示,从不同支付方式对行业领域的覆盖率对比来看,银行卡刷卡、NFC等非接支付的行业覆盖情况需要进一步优化,在国内一些行业领域如地铁、出租车的卡基受理渗透率低,行业进入壁垒未完全打开。需要在政府的政府协调推动下,推动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免除行业进入壁垒,改造提升卡基受理机具、优化体验。

吸引商户使用重在降低外卡费率

除投入成本外,手续费高也直接影响了商户群体使用外卡POS机的意愿。

“由于外卡受理终端和费率成本远高于扫码,因此并非所有商家都愿意接受国际银行卡支付,尤其是在非一线城市的旅游景点或小商家,可能只支持本地银行卡或扫码支付。”第三方持牌支付公司拉卡拉指出。

而上述调研组发现, 外卡刷卡手续费高昂,单笔费率基本上在2.5%—3.5%不等,远高于支付宝的3.8‰,很多商户更愿意引导外籍游客使用现金或支付宝、微信,外卡刷卡率仅为23.19%。

例如,2023年9月,第三方持牌支付公司随行付披露收费显示,标准POS,借记卡费用标准为0.45%-2.5%,封顶金额25元;贷记卡费用标准为0.55%-2.5%;境外卡为2.5%高于前两类支付渠道;支付宝/微信/云闪付/翼支付费率为0.3%-1%,远低于境外卡的费率。

因此,为提高商户使用外卡POS机的意愿,首先要降低商户层面国内收单和外卡收单在费率上的差距。

“我国是银行卡支付费率最低的国家,银联的综合费率不及国际卡组织的1/10。”中国银联深圳分公司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。在我国,银行卡的成本费率由国家发改委统一定价。二扫码业务费率如支付宝、微信,由其自主定价,相较于刷卡支付成本大幅降低。

目前,银行卡收单主要依照的是“四方模式”,主体包括:卡组织(清算机构)、发卡机构、收单机构、商户四者。每一笔交易金额,由收单机构向商户收取“服务费”,然后按照一定比例将服务费分给清算机构、发卡机构等,三方按一定比例来进行分配。“2003年,中国人民银行发布《中国银联入网机构银行卡跨行交易收益分配办法》,建立起发卡行、收单商、清算组织的“7:2:1”的分润方式,并且对不同行业实施差异化费率。2016年费率改革后,收单商的费率整体经历一波下调,目前已经逐渐达到稳定阶段。”广发证券分析师杨琳琳分析称。

而在国际上,卡组织在费率制定上具有很大影响。此外,外卡POS机的管理、维护成本较高,外卡的消费风险也更高,因此境内银行和机具厂商无形中增加风险控制等成本。

记者了解到,针对外卡费率较高的问题,中国人民银行正指导支付清算协会发挥行业自律组织作用,与VISA、万事达等主要国际卡组织协商推动降低交易费率,以减少商户受理成本。

此外,中国银联为全球三大卡组织之一,也可成为境外人士入境之后消费支付的更便利选择。记者了解到,境外人士进入我国境内,拿着自己的银联卡可以在境内商户刷卡,还可以在境内ATM机支取现金。

据上述人士介绍,银联国际已与2600多家机构开展合作,“中国境外182个国家和地区、超6640万家商户受理银联卡。银联在境外81个国家和地区发行了2.3亿张银联卡,境外持卡人可在银联境内受理网络内使用。在30余个国家和地区拓展了200多个银联标准的钱包,均可在境内使用扫码支付,基本实现受理无障碍。苹果、安卓手机可非接卡基支付,银联已支持1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将银联卡绑Apple Pay或华为Pay在境内使用。”